2013年 03月 01日 星期五 14:06
欣迪素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欣迪素
·中国戒毒指导中心
吸毒者最后的告别仪式
 
 戒毒论语

    三个月前我收治了一个贵州来的男性病人,他19岁,是他妈妈陪他一起来的。他们是晚上十点多坐飞机从贵阳来的。
    大约在午夜的时分,一个年轻的男孩子和一个中年妇女走进了我的办公室,他们自己介绍了关系,他的妈妈坐在我的对面有一米的距离,向我简单的叙述了他吸毒的经过,并说明来意。他坐在离我两米多远的靠椅上斜着半躺半靠地呆在那里一言不发。
     这是我例行常规进行登记问过病史,他妈妈交完费以后他突然说道“我身上还有一克海洛因,你们给我找一个注射器我把它用完,我就和你们进去戒毒,否则我就不戒毒,!”这时他的妈妈眼睛瞪的有牛眼睛那么大,急的快要跳起来,激动地说:“我这次怎么也要让你把毒戒了,因为你上个月注射海洛因过量,把我们的超市烧了个精光,你身上的烧伤还没有好了,”这时我才注意到这个男孩子右上臂及前臂缠满了白色的绷带,在绷带的外面还能看到因为有伤口的渗出物。这时我就和这个男孩子说“我们戒毒机构不会给吸毒者提供吸毒工具的,如果提供就是容留吸毒,是违法行为”。这个男孩子听我这样说,马上站起来,冲出房门到走廊的凳子上坐下,嚷着说:“你不让打完最后一针,我是不会住院戒毒的!”
   这时他的妈妈央求我说:“韩主任你给我想想办法吧,”这时我心生一计“往进骗”。这时,我对男孩子说:“你配合我的工作,先住进去,我不能直接给你注射器,让别人把注射器给你”。这时,这个男孩子很爽快的配合我们入住了。进入病房约一个多小时,病人已经有了睡意并靠在床上的被子打盹,我们以为万事大吉了。这时病人把眼睛睁大,抬起头问我们:“怎么注射器还没给我拿来?”我们的教官就说:“我们中心不会给你注射器的”,这个男孩子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打火机往嘴里放,要吞下去。我们的护士和保安手捷眼快把打火机抢回来了。我看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决定“保护性约束治疗”。
     通过这个病人现在我就想起来了,有一种心理特征,就是“最后的告别仪式”。第二天,我就把这种情况向别的病人讲述这件事情的经过,结果大部分病人都说“这种“最后的告别我们太需要了。”我们98%的病人决定戒毒之前都会最后“饱饱的吸最后一次”。
    这时我就想“这种告别仪式”向过去告别——这是女性特有的性成瘾的形式:很多女性,在面临结婚的时候,在其婚姻的前夜,都会去找前任或者以前的男友再做一次——以此作为向过去的生活告别——就像一种心病,一种心瘾,也是一种自我治疗。我现在认为:“告别的仪式”显然具有某种疗效——这不得不承认是一种现象:即人类具有心理(精神)的自体免疫——很多人的写作都是这种自体免疫的反应——启动,或者发动。也以一种较高的形式表现戒断,与过去一刀两断,同时熨平戒断。
    下一篇
[ 产品中心 ]  [ 返回 ]
友情链接
中国戒毒指导中心QQ群号:255879162    咨询电话:18601990968     QQ号:53130082    备案号:粤ICP备13013919号 网站建设|合优网络
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